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罗振宇和罗永浩长谈9个小时创业者面对的8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3:26:11

这场访谈设置了200多个问题,足足聊了9小时,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罗永浩。他的“情怀”、他的“彪悍”、他的“工匠精神”与“东半球第一”,为我们娓娓道来。

钛媒体注:两位科技圈着名的 罗胖子 ,首次以访谈的情势,深入发掘当代中国创业者的心路历程和精神世界,在故事中对中国创新创业的时代背景作出深刻解读。

发问者罗振宇,《逻辑思维》脱口秀主讲人、 得到 APP 创始人,人称 罗胖 ;被访者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人称 老罗 。

两位访谈被制作成一期名为《长谈》节目,原定于4月7日晚8点30分在深圳卫视首播,后因节目临时调剂改期播放,不过腾讯视频播出照旧。

这估计是很多友们所看过的最长的一次访问了,长达九个小时,最终被剪辑成240分钟。

节目主要围绕创业者要重点处理的关系展开,包括创业者和产品、创业、用户、投资人、高管、员工、合作伙伴、自己等8大关系。而在这次对谈中,罗永浩也首次表露了很多从未暴光的创业细节,针对自己从教师转行到创业者,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发展历程、创业时面对的问题以及自己对锤子的理解与今后的发展规划,并详实回应了外界对锤子和他本人的部份质疑。

这场访谈设置了200多个问题,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罗永浩。他的 情怀 、他的 彪悍 、他的 工匠精神 与 东半球第一 ,为我们娓娓道来。

1.彪悍、情怀 很多标签都与我无关

重新东方课堂上偶尔讲的一句话,络上流传甚广的 彪悍 ,到第一代操作系统发布会时的1句 情怀 ,老罗似乎被贴上了太多的标签。他本人也从为难到习惯,从解释到无视。就像他所说,是否是真相不重要,它会一直跟着你走。

2.我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是因为产品成功

德国的博朗、日本的盛田昭夫和美国的乔布斯,三个懂产品的人在人类的电子消费品历史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和。三星也一样是世界闻名的公司,但他们任何1届老总都不懂产品。但是三星也成功了,并不是说懂产品才会成功,成功具有很多种方法,比如说市场营销做得好,宣扬做得好,广告做得好,销售渠道做得好等等。但是锤子,老罗希望是一个由于产品而成功的企业。

3.今年锤子的销量目标是万台

做这行当刚开始特别难,但是一旦到达那个临界点,出现一个爆款,以后是有爆发式成长的机会的。我们今年最少卖几百万台,我们过去单年度最好成绩是一百多万,我们今年能做到400万到600万,我觉得没有太大问题,这是算财年,到明年3月份。

4.补短板靠找人,一定不要自己去补自己不善于的事情

短板要通过找人补,一定不要自己去补自己不善于的事情。过去四十年的人生证明了:若不善于做某些事,结果现在为了做企业,刻意要把那些补足,这个一定是死路一条。换一个角度讲,首先锤子远谈不上成功,但是五年也没死。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说一个企业创业五年不死,后面死的机率就非常小了。

5.理想主义就是不单单满足于以赚钱为目标

罗永浩理解的理想主义就是说不要满足于以赚钱为目标,赚钱是创业进程中的一个自然结果,或是进程中刻意打造出来的副产品,本质上它还是要有寻求的。

6.今天已没有人会觉得我们是外行了

今天只是有人觉得我们做得不好,这是事实,最少商业上是做得不好。但是认为我们外行的意见基本没有了。至于业内人士,差不多从看到T1开始,就能判断我们是严肃做的,而不是贴牌啊,赚一笔快钱,或捞一票走人啊。其实看到T1,业内的人都可以做这个判断。这个观点初期公众舆论和媒体还延续了一段时间。但是到今天,其实媒体也很少有这样的了。

7.做消费电子不用非得是科学家

很多做消费类电子产品的科技巨头的那些老板都不是技术出身,认为只有技术出身才能做技术公司,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我刚才讲说,如果你做科研前线的那些东西,老板必须是科学家,否则做不了的,因为你没有sense嘛。但是如果是拿科技转化成消费品,这个老板不是科学家1定做得更好,是科学家反倒做得很少有好的,对。

8.锤子的目标和定位就是打造差异化的产品,参与下一次平台升级的浪潮

我们还是要做跟这个行业不一样,并且创新的这么个东西,那这个东西在任何时代都是有需求的,差异性的追求是人类永恒的追求。所以呢,我觉得在这儿呢,我们迟早还是能走出一条,很大的一条路。同时,没有意外的话在下一代计算平台取代平板电脑和之前,我们会有大概8到10年,整体上创新乏力的这么一个时期。在这个平台上,除非出现新平台。

9.锤友不是我的粉丝,我们只是在某种信心和价值观上高度认同

我们一直把锤粉叫锤友,不是故意的惺惺作态,是我很了解这个群体。我从搞英语培训时期,就一路都有这样的人,我们能感动他们,一个很重要缘由,就是在理念上,在价值观上,我本质上跟他们是一类人,所以他们看着我在公众眼皮底下,做这些事情,包括得瑟,包括失败,包括成功的时候,他们从我身上,其实是找自己,有一些事情想做,因为机缘巧合没有做成,或是有一些事情他想做,但是不方便做,或者是怎样。

10. 我就喜欢那种完全孤负自己天分的天才生活态度

对我为何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地继续做,感到痛心疾首的所谓罗粉是有的,他们很希望我回到之前那个状态,可以任意想说甚么说甚么,快意恩仇,然后想说啥说啥,想骂谁骂谁,然后呢靠做一个类似脱口秀,或者写专栏这类方式,个人活的很好,不差钱,同时还可以很随便,不受现在这么多束缚,还要忍这么多东西,这个是善意的。

11.最困难的一次挖人

最困难的说服应当就是我们现在产品线的负责人,也是我的合伙人吴德周。第一是我们谈了七个多月,第二每次我去上海出差都给他说动了,但是由于我不住上海,这个不在一块,时间略微1长,就有点缺联系,就跟谈恋爱一样,要常常见面,所以搞到最后就很头疼。

12.我喜欢科技行业,小公司靠产品就可能击败大公司

科技行业确切比起别的行业更让人感到兴奋,我如果卖糖水,卖可口可乐这类东西,你可能只要经营没出甚么大的问题,一个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保持几十年,上百年都没有问题,缘由是那个行业不可能出现甚么大的革命性的东西,所以你固有的品牌和资源优势和本钱优势会延续,除非您犯严重的恶性毛病,会延续保持领先。那万一有一天他被另一个糖水打败了呢?也是本质上是个零和游戏,但是如果到科技行业里呢,第一没有百年老店,这个是最让我欣慰的事。

13.创业5年,最大的变化是宽容

这五年真正的变化,是罗永浩觉得他比之前看待问题的时候,宽容了很多。这个不是由于他之前不要求进步,现在要求进步,而是见识多了很多。当老罗跨到另外一个领域里,并且筹办了一个比较有范围的企业,使得他有机会看到更多的东西,在接触这些东西的进程中,由于视野变得广了一些,所以他对人,对事物,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上就是宽容了很多,多了很多他原来严重看不惯的,现在却都能理解。

14.锤子今年的线下销售要占到20%

我们今年会做线下,会把最少20%从线下卖出去,我们过去线上是占到95%,线下5%基本没经营,都是主动来找的。去年我们找了一些下做销售多年的这么一个团队,原来在大企业里做线下销售的,加盟我们以后呢,他们的那个头是我们的一个副总裁,他带着这个团队呢,就是专门负责线下。然后线下要卖的话,有几种方式,一种是运营商,一种是国家级代理,就是国代嘛,然后让国代替你全国铺货,这是他各省都有他自己的关系。那我们如果行业经验不足,找国代是比较省事的方式,但是从实际精耕细作的效果来讲,线下是一个非常精耕细作的过程,如果要精耕细作的话呢,原则上是你的销售主管要经验足够丰富,并且跟全国各地那些省级的那些销售的大佬们都认识,并且知道每一家什么风格和特点,如果这样的话,再拿着我们产品去跟他们沟通,看他是不是有热忱。比如说有的人持观望态度,我们就原则上今年就不跟他合作,明年起了量再说。他一般这些大的省级的代理,会跟你的厂商直接联系,不会自己去按你的官价进个货什么的,他通常不会这样。

15.能够做是我这一生难以置信的荣幸

罗永浩讲道,就像乔布斯所说,当人20多岁就找到了毕生酷爱的失业,这个是难以置信的荣幸。而老罗,诚然就是一个荣幸的人。

就像老罗所说,如果有一天将公司转交给了他人,如果要改变公司的所有东西,惟独有一样不能改,那就是价值观和精神。藏在滑稽幽默表象下的,是一个具有了工匠精神、认真、执着略带偏执的罗永浩。(钛媒体曹天鹏整理报导)

罗永浩主要观点具体实录:彪悍、情怀 很多标签都与我无关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自己知道的,你和真相,和公众眼里的,你这三件事永远都是三件事,不是一件事。

比如说这些年人贴在我身上标签的那些东西,其实跟我没有特别大的关系,比如说彪悍这件事,是在新东方偶然一个课上,偶尔讲的一句话,但那个传出来以后是传得最广的。对我来说,我在教书的那几年,试图给学生传递的价值观和我的生活态度里边,其实那个是微不足道的一块。但是它会被过分强调,以至于早年的时候见到任何都会问这个东西。所以我一阵我还对这个很反感,后来我就认了,由于就像我刚才讲的,真相和你自己眼里的,和他人眼里,这三件事永远都是三件事。所以很多东西我后来也就认了,没有办法就认了,但是其实跟我没有甚么特别大的关系。

情怀也是,我们发第一代的操作系统,那个OS发布会的时候,在那个发布会上,全程我就提了这么1句,结果这一句被很多偏文青的这类媒体的当做一个事,然后去讲,讲的话那些偏理科生就觉得很烦,你做科技企业的讲甚么情怀,然后拿那个就用力恶心我。包括我们上市以后,他们说你这个是白送的,情怀就值三千块,就这个来恶心我们,后来越传越广。

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些为难,是有些讽刺我们的人会拿这个去说事,说这家不是卖的,是卖情怀的,这个是一种。

另外一种,我们出去跟人接触的时候,对方想跟我们合作,他误以为我会很好这口,然后他坐下来,比如说他是一个中小范围的供应商,然后想跟我们做生意,他就会坐下来以后先说,我们也是很看中情怀的什么的,说这类试图拉近距离的这类话的时候,我也是很为难吧。但是反正这些标签别人贴给你之后,是否是真相不重要,它会一直随着你走。

我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是由于产品成功在全部人类的电子消费品的历史上,懂产品的老板一个手就能数过来。博朗兄弟是懂产品的,盛田昭夫是懂产品的,乔布斯是懂产品的,剩下那些,比如三星这么牛得冒烟的企业,哪一任老总是产品经理型的呢?

所以说商业成功不是一定要靠产品成功,可以依赖很多其他因素成功,只是在我固执的那个信仰里面,就说我认为消费者花钱买的是产品,所以我总是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是由于产品成功而不是其他的。但是现实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企业都不是懂产品的,却一样很成功。

从这个世界正常运作的规律和道理上讲,消费者花钱买的是产品,肯定不是渠道,或是你们家广告做得好。虽然客观上会产生这个结果,但是消费者的主观意愿上,一定认为自己买的是好的产品,他一定会认为,在这个价位我买的是最好的产品。实际上消费者为什么会这样想呢?由于他掌握的信息有限。所以如果我们用科学的理性的方式,对这个整个行业的卖和买的关系进行分析的话,你就会发现,常常最成功的企业不是因为他产品做得最好,而是其他的好,比如说市场营销做得好,宣扬做得好,广告做得好,然后销售渠道做得好或者甚么等等这些东西做得好。就是说商业成功的缘由是不一而足,有很多缘由。

但没有关系,由于你作为一个企业CEO,归根结柢是要找人找钱和定战略方向,你如果能找来人帮你解决你的短板就可以了。所以很多企业老板很粗放,但他企业管得特别细,为什么呢?由于他有一个特别牛的COO,那就是找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今年锤子的销量目标是万台做这行当刚开始特别难,但是一旦到达那个临界点,出现一个爆款,以后是有爆发式成长的机会的。

我们今年最少卖几百万台,我们过去单年度最好成绩是一百多万,我们今年能做到400万到600万,我觉得没有太大问题,这是算财年,到明年3月份。

那如果我们今年完成这个之后,明年呢,我们要在那个基础上差不多再翻一倍,在中国能做到一千万台的年销量,基本上可以认为已是上了牌桌的选手,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情况。

还有就是说,以前讲说,这个东西一旦成,就很大的缘由是,行业呢,全部一年是要卖5亿部的,是一个一万多亿的市场,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由于你做很多其他东西,比如说我做某个智能硬件,全国一年就卖600万台,不是说你做得不好,市场就这么大,但是不是这样,卖5亿部。

有一点很多人没想过,在前期呢,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不是山寨厂,也不是走运营商渠道的那些正在衰落的老巨头,我们都是真刀真枪在公众接受度最透明、最公然的地方跟500强竞争,这个是我们今天面临现状,所以它的难是不言而喻的。

可是如果我们进到一个,怎样讲,没有太多,没有领导性产品,也没有巨头竞争,没有白热化的领域里,我们进去想赚钱是很容易的,比如某些智能硬件领域,但是那些行业如果本身做不大呢,我就没有那末大的兴趣往那样的一个方向上去改变。

还有就是我个人很向往做一个软件、硬件全能自己掌握的平台型的公司,那我们在上是没有机会做成平台型公司的,但是我要在这个领域里赚到足够多的钱,有足够多的人材储备、技术储备、专利储备等等以后,才有可能在下一次平台革命的时候有机会,这也是我一直死守着的一个很重要的缘由。可是如果我们转做一个小的智能硬件,然后那个领域里比较空白的,你赚的钱,可能今年赚1个亿,明年1.2个亿,后年1.3个亿,它就没有甚么太大的意思。

我之所以有信心今年能卖400万到600万,有一个缘由是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按时发布过产品,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就是我们过去卖了4款,所有的命运都是这样,开一个发布会前用力造势,大家都好奇,吊起胃口,开了一个发布会,包括黑你的人都说发布会开得好,无敌。

然后全刷屏,、微博,我只要打开,到处都是在谈我们。接下来我们没有硬广预算,一个月以后自然传播结束,然后消息就淡下来了,别的公司为何能够持续两个月热度呢,他有三个亿的预算花在互联上,你注意,三个亿都花到互联上,线下一分都没算吗?线下他投了八个亿,线上了投了三个亿。这样的话,两个月全国都在有人讨论这个,缘由是你花了钱了,我们没有钱,靠自然传播规律,3星期以后基本没有人讨论了。

可是我头两个月所有人在讨论的时候,历来没供上过机器,你知道这事有多吓人吗?我们有天猫的数据,有京东的数据,所有电商数据根据它历史记录,和开完发布会的出货速度等等,它可以大致换算出我们一个机器,可能在他的平台上大概能卖多少,有这个数据。

所以我们今年呢,就是按这个数据去做的第一批产品,我今年发布会会囤几十万部现货,我们从来没这样过。这次大概会囤40到50万部的现货,而且我有信心,会在7天以内,把这40到50万部现货全部卖掉,如果一天24小时内卖光,我都不会很惊讶的,由于我们历史数据就显示关注度对应的销售就是这样。再加上我们这一代的产品非常有竞争力,我们给10个人看,8个人都会觉得冷艳,是这么一个效果。

所以我们今年呢很简单,就是我跟我们的合伙人,产品线老大(吴德周)说的,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40到50万部现货我就不开发布会了,他说那不行,我们弄个二、三十万你也得开啊,我说不开,如果2三十万你开我不开,不行你上,他说那不行,必须你上,我说那你一定要完成40万到50万部。

所以呢我是对我们能卖出的这个数量,非常有信心。因为所有的电商的大数据分析我们的特点,和历史数据分析,都能判断,如果货量充足,他们可以判断出我们大概多少天内卖多少,这是可以做分析的。比如说天猫和京东都是分别做的分析,到我这儿数据几近一样,上下差别很小,所以我们基于做这个判断,不能认为说是冒进的。

补短板靠找人,一定不要自己去补自己不善于的事情短板要通过找人补,一定不要自己去补自己不善于的事情。你过去4十年的人生证明了你不善于做某些事,结果你现在为了做企业,刻意要把那些补足,这个一定是死路一条。我换一个角度讲,首先我们企业远谈不上成功,但是五年也没死。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说一个企业创业5年不死,后面死的机率就非常小了。我去看2012年跟我同时创业的我一些创业的朋友,也有已经死掉了的公司。我发现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他试图去补自己不善于的东西,我认为这个完全是,就是比我过去做错的很多投入产出比最糟的事情还糟糕一万倍。

我举个例子,我做企业之前是什么样人呢,我每个月水电费是停水停电才去交,我的是停机才去交费,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人。后来我是通过结婚解决了这件事,我结婚以后水电我老婆总是去交,然后费她总是去交。固然我不为此感到惭愧,由于钱是我挣来的嘛,我挣的比我老婆多。所以我觉得她帮我做这些事情,而且她这些本来性情上就特别善于。你拿着这个道理去看作企业,就是如出一辙的,你要把自己不擅长,做不好的那些东西找他人来帮你做,而不是你性情上不适合做那个,结果逼着自己往那儿去做。

理想主义就是不单单满足于以赚钱为目标我理解的理想主义就是说你不要满足于赚钱为目标,赚钱是创业进程中的一个自然结果,或是进程中你刻意打造出来的副产品,本质上它还是要有寻求的。亚马逊是很典型的例子,说亚马逊这么多年都不赚钱,或是微亏,或是微赚。说这个企业来到世间,它的使命难道不是盈利吗?那这个企业是一个非常糟的企业,有这样一种观点。

那我认为是不对的,我认为企业来到世间是创造价值的,创造价值的方式是真金白银的利润,还是创造了其他的价值,都可以,不能局限因而利润,它要创造其他价值。但是它跟慈善机构不一样,你不能说一直亏损去做甚么好事,学雷锋,这不行。但是以亚马逊为例,它多年以来的亏损,乃至有理论认为它是精确控制的亏损,由于如果它每一个财报都保证它的营业额,或市场份额那种在高速上升,同时利润呢没有,或是微亏,那投资人其实很放心的。由于如果它做特别大的利润呢,延续的发展和扩大是会受影响的。如果它做了一点点利润呢,也有危险,危险就是说,当一个企业微亏的时候,大家不会去算它的PE这些东西,不会算它的甚么市盈率这些东西。但是如果你微赚,相对于你那末可怕的估值,市值,大家就开始说你这个,比如说你市盈率是什么两千倍,这个太不健康了,肯定是企业出了问题,会有这样的说法。

所以呢,我是觉得做企业它的价值不但仅是体现在一定是真金白银的盈利。我举个例子,如果亚马逊还能以今天的速度持续发展,然后全程都是每个季度财报都是微亏的,你说这个企业有没有价值?我觉得非常有价值,由于它在进程中解决了无数的问题,无穷无尽的好问题,都是对社会有益的。

那如果企业只是单纯寻求利润,那比如说以我们做产品的企业为例,现在最成功的假使是五个巨头,五个巨头全是搞渠道出身,没有弄产品出身,全是渠道巨头。那你争来争去,这个起来那个下去,那个起来这个下去,对这个世界是零和游戏,它没有价值。所以我自己是会觉得,为什么我们这个企业挣钱以后也是要始终要讲理想主义,要有寻求,就是说我理解的好企业是要有在金钱之上的(理想主义),但不是说放弃金钱,金钱始终是个基础,金钱至上要有更高的寻求。所以如果我放权找一个接班人的话,我希望是这个模样,而不是说他是个职业经理人,变现能力比我强六倍就可以了,那我肯定不希望是这个样子。

今天已没有人会觉得我们是外行了今天只是有人觉得我们做得不好,这是事实,最少商业上是做得不好。但是认为我们外行的意见基本没有了。至于业内人士,差不多从看到T1开始,就能判断我们是严肃做的,而不是贴牌啊,赚一笔快钱,或捞一票走人啊。其实看到T1,业内的人都可以做这个判断。这个观点初期公众舆论和媒体还延续了一段时间。但是到今天,其实媒体也很少有这样的了。

我们早期的时候特别明显,就是做第一代的软件发布会,做第一代的硬件发布会的时候,常常听到的最多的负面意见就是说,你还是说相声去吧,说你还是弄教育培训去吧,你懂个屁。

现在呢,我倒是偶尔谈到一些,其实是人家问的,人家问一些人工智能,我其实也不懂人工智能,人家问,我就聊了两句我的想法,然后他们就说你还是做你的去吧,你懂个屁人工智能。

做消费电子不用非得是科学家很多做消费类电子产品的科技巨头的那些老板都不是技术出身,认为只有技术出身才能做技术公司,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我刚才讲说,如果你做科研前线的那些东西,老板必须是科学家,否则做不了的,由于你没有sense嘛。但是如果是拿科技转化成消费品,这个老板不是科学家1定做得更好,是科学家反倒做得很少有好的,对。

人类的电子产品的消费历史上有三个格外不一样的公司,就是博朗电器,这是在4五十年代,5六十年代是它的黄金时代。然后是索尼,索尼是7八十年代是它的黄金时代。然后再加上这个乔布斯,这三家公司跟同时代的所有的做电子产品的公司,都有一个显著的不同。我们从用户角度体现出来就是产品设计得好,细节很细腻,然后做了一些非常优秀的让人欣喜的价廉物美的一些东西,是平庸的那些电子巨头们做不出来的东西,这是从消费者的感知。

从研究企业的感知去看这三个公司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呢?科技公司本来跟文青创业一点关系都没有,科技行业天然的捏在理科生手里的几率,远大于捏在文科生手里的几率,但是这三家公司(博朗、索尼、苹果)为什么不一样呢?它要末是创始人,要末是全部创业团队兼具文科生和理科生的智慧。所以我们今天去看这三个传奇的科技巨头,电子巨头,共同的特点是核心的团队或创始人,兼具文科生和理科生的智慧,才使得他跟别的科技公司完全不一样。

锤子的目标和定位就是打造差异化的产品,参与下一次平台升级的浪潮我们还是要做跟这个行业不一样,并且创新的这么个东西,那这个东西在任何时代都是有需求的,差异性的追求是人类永恒的寻求。

所以呢,我觉得在这儿呢,我们早晚还是能走出一条,很大的一条路。

同时,没有意外的话在下一代计算平台取代平板电脑和之前,我们会有大概8到10年,整体上创新乏力的这么一个时期。在这个平台上,除非出现新平台。

那在这个平台创新乏力的这八到十年,如果我们能把差异化的东西比今天做得更好,我们当然没认为自己做得足够好。只是说如果做得更好,我们有希望在这儿弄出一个特别大的一个份额来,这个是很有信心的。

有一个例子,为何智能苹果能做,是由于它原来就是做电脑的,它做MAC的时候软件、硬件全是自己做,虽然它在那一场平台战中输给了微软,输是输了,但是它还是选手。

所以在下一代的智能装备比赛中,它仍然是选手级的,而那个时候输了以后就转行做别的,做打印机去了的人就回不来了,由于你没有储备,你要有人材储备,软件硬件都能自己操控,是这个意思。

所以要斟酌这个梦想的话,我就不能放弃,就算我有一天真的不喜欢了,也不能放弃,我必须做这个时代最大的计算平台,才有机会成为下一代最大平台的一个预备选手,是这个意思。

锤友不是我的粉丝,我们只是在某种信心和价值观上高度认同我们一直把锤粉叫锤友,不是故意的惺惺作态,是我很了解这个群体。我从弄英语培训时期,就一路都有这样的人,我们能感动他们,一个很重要缘由,就是在理念上,在价值观上,我本质上跟他们是一类人,所以他们看着我在公众眼皮底下,做这些事情,包括得瑟,包括失败,包括成功的时候,他们从我身上,其实是找自己,有一些事情想做,因为机缘偶合没有做成,或是有一些事情他想做,但是不方便做,或是怎样。

他们不是我的粉丝,他们是某种信心,某种价值观,某种生活态度的粉丝,只是我恰巧在这几个他们高度认同的方向和领域上,凑巧做了这些事,并且走进了公众视野。

我们盈利的时候,下面全跟疯了一样的欢呼和叫好,我们有一些合作单位去了以后特别奇怪,说你是一个老板,做企业的一个臭生意人,为何你赚钱了他们哇哇乱叫,你是跟他们分吗?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但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特别理解和知道他们到底是想做甚么,由于就是我讲的他们是某种理念价值观,人生态度,这类东西的粉丝,我恰好呢,走进了他们的视野,并且代言了执行者的一个角色。

我就喜欢那种彻底孤负自己天分的天才生活态度 对我为何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地继续做,感到痛心疾首的所谓罗粉是有的,他们很希望我回到之前那个状态,可以任意想说甚么说甚么,快意恩仇,然后想说啥说啥,想骂谁骂谁,然后呢靠做一个类似脱口秀,或写专栏这类方式,个人活的很好,不差钱,同时还可以很随意,不受现在这么多约束,还要忍这么多东西,这个是善意的。

所以他们这些人会希望我不要做了,这个是善意的。但是这就人各有志,对,我有时候开玩笑,故意扯一些淡,我跟他们耍贫嘴,我说,我说我最欣赏,我就喜欢那种,完全孤负自己天分的那种天才的生活态度,就扯这些耍贫嘴,这类跟他们扯这些,没有跟他们严肃的去交换,但是这类人给我留言非常多,他们很希望我不要做了,回去像之前那样,过快意恩仇的生活,但是对于我来说呢,事业上我是有梦想,有寻求,有一个远大目标的,所以这些就不是什么事了。

最困难的一次挖人最困难的说服应当就是我们现在产品线的负责人,也是我的合伙人吴德周。第一是我们谈了七个多月,第二每次我去上海出差都给他说动了,但是因为我不住上海,这个不在一块,时间略微1长,就有点缺联系,就跟谈恋爱一样,要常常见面,所以搞到最后就很头疼。

然后有一次呢,他有4五个朋友都极力支持和鼓励他出来参与创业,然后那些人里有些跟我交情深,有些不深,但反正也都挺支持的,就劝他来我这儿。然后我就给他们几个说,我说他正在动摇,我们呢哥几个一块打包去一趟上海,就当旅游了,选个周末去。去完了呢,跟他吃顿饭,这时候呢我不说话,你们你1嘴我1嘴,你1嘴我一尊,都是老哥们,这样的话给他说崩溃了,就一次谈成。然后呢他们也觉得好,都同意了,结果同意了,我们约好了周末的一个晚上要去。

结果是这样的,这个5六个哥们一起去呢,其中有两个周六就要出国,所以我们周五必须凑齐人去,周六的上午见了面,中午吃顿饭,下午他们就去机场出国去了,要不然再凑齐这么5六个,一个说服团是很困难的。结果委曲凑齐了,这些人都很忙的,有很多都是公司CEO甚么,非常忙,结果到了那天晚上要走的时候呢,其中一个公司出了紧急的一个甚么会,致使他原来答应九点多一起去机场,有航班,结果到了11点多会还没完,然后他就跟我道歉,说这事去不了了,非常抱歉,怎样怎么着。然后他去不去还挺重要的,所以我很焦虑,然后焦虑以后呢,我就说你到底能几点,他就说可能得12点以后了,那12点以后就没什么航班了。然后我特别特别焦虑,就想起来我之前认识1土豪投资人,他跟我讲说很多买私人飞机的事,然后还有一个是租私人飞机的事,有那种甚么金路,那种商务机出租公司。然后想12点没了,不行就包一个私人飞机去一趟怎样,然后我就给我助理打,我说你去看一下,有没有可能联系到今天晚上,无论几点都能飞的,结果人家问了一圈就说甚么两点前还是多少,是有一班可以飞的,然后我问了一下价钱,还没有我想象的那末吓人。北京到上海的话是,我记得好像16万多还是多少,固然我不能用公司钱啊,我就自己掏腰包,我就包了一个,我也没坐过私人飞机,我就包了一个。包完了以后,我告诉他你几点我都不怕,我说这个飞机可以等到两三点钟,然后他说那用不了,我12点就结束,所以以后呢,我们在机场一点多钟凑齐了这五六个人的一个说服团,加上我六个人吧,然后我们就就包了一个飞机连夜飞到上海去。

然后这个事我没跟德周讲,但是他们跟他熟就讲了,讲完了德周就很激动,他就说这个诚意有点过了,固然他也了解情况,我们不是故意表演给他的,实在凑不齐这个人很困难,所以他当天基本上就在,固然也跟那五六个老兄弟,你一刀我一刀的捅他,捅的不行了最后就同意了。所以这个事还挺有意思的。

我喜欢科技行业,小公司靠产品就可能击败大公司科技行业确切比起别的行业更让人感到兴奋,我如果卖糖水,卖可口可乐这类东西,你可能只要经营没出甚么大的问题,一个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维持几十年,上百年都没有问题,缘由是那个行业不可能出现甚么大的革命性的东西,所以你固有的品牌和资源优势和成本优势会持续,除非您犯严重的恶性毛病,会延续保持领先。那万一有一天他被另一个糖水打败了呢?也是本质上是个零和游戏,但是如果到科技行业里呢,第一没有百年老店,这个是最让我欣慰的事。

我讨厌一个领先者,由于固有的优势和资源,始终领先,这个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世界。所以我很喜欢科技行业,就是第一科技行业没有百年老店,而可口可乐你穿越3百年,只要地球还在,它可能还是那个样子,所以我喜欢科技行业核心的东西在这里。另外只有科技行业,才能出现小公司打败大公司,核心还都是靠产品,而不是靠运气或是什么其他稀里糊涂的东西。他要真正比他人做的好,给人类带来了更多好的东西,才取得了成功,才有机会打败大企业。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能想象最大成功就刚才说的,我如果能在科技进步的这个历程上,在某一个领域,能够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使得它在某一个领域给人类带来进步,即使让创新往前提升了几年,如果能构成这样一种看法,是我比较,是我最能想象最大的一个对我的回报,对。

创业5年,最大的变化是宽容这五年真正的变化,是我觉得我比以前看待问题的时候,宽容了很多。这个不是由于我之前不要求进步,现在要求进步,而是见识多了很多,就是说我跨到另外一个领域里,并且筹办了一个比较有范围的这么一个事情,使得我有机会看到更多的东西,那接触这些东西的进程中,由于视野变得广了一些,所以我对人,对事物,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上就是宽容了很多,多了很多我原来严重看不惯的,现在我都能理解,虽然我可能不那末做,这里边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东西。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客户满意度的问题,那在我比较单纯和理想主义,没有商业经验的时期,看到一个企业宣传说,我们用户满意度97%,并为此很得意地说,我觉得他很没寻求,他应当寻求100%。现在看来那个时候的我是过于理想化了,甚至是没有常识。

可是我做企业的进程中,一个是我们的客服工作不断地调剂,另外我也看了相干的理论书籍,免得我对我的客服主管进行胡指挥,乱指挥的现象。那我也做了一些扫盲工作,看了一些类似甚么《客服圣经》这样的行业里的一些书。那个进程里提到的一些东西是我过去没想过的。比如客户满意度,你首先他有一个理论是告知你,你就不应当追求100%,即便你本钱可控,都不应当寻求100%,为何呢?因为你正常人群的正常散布,一百个人,总有两三个是流氓,这个是人类社会的共同的。

所以像这种坏蛋,这类无赖,这种流氓,我们身旁一百个人里,有那末两三个是一个常态,如果一个企业寻求100%的客户满意度,意味着你在100个case里,有两个三个流氓去敲诈你,讹你的时候,你会跟他做了配合工作,这个必定带来类似的人群朝你这个品牌这儿来,由于假以时日他就知道你是这么一个调性,很快你就会扛不住的,会有这类的问题。

那这些我如果没做企业,没接触相干领域的东西,我从一个消费者的角度想,我心目中一个好企业就是百分之百满意度,你为何要让那两三个人失望呢?那你为了防那两三个人做了一系列的政策,这个政策必定使得不是流氓的人,进程中由于你这个政策的存在,产生可能的不愉快,乃至有的时候他要蒙受一些委屈等等,那这些东西是我不做这个行业历来想不到的,等到做了以后就发现这个问题。

所以当我没做商业的时候,我看到一些企业家有一些话遮遮掩掩不说,我会假定他心里有鬼,可能是在做缺德的事情。现在看有些仍然是,有些其实不是。

锤子今年的线下销售要占到20%我们今年会做线下,会把最少20%从线下卖出去,我们过去线上是占到95%,线下5%基本没经营,都是主动来找的。去年我们找了一些下做销售多年的这么一个团队,原来在大企业里做线下销售的,加盟我们以后呢,他们的那个头是我们的一个副总裁,他带着这个团队呢,就是专门负责线下。然后线下要卖的话,有几种方式,一种是运营商,一种是国家级代理,就是国代嘛,然后让国代替你全国铺货,这是他各省都有他自己的关系。那我们如果行业经验不足,找国代是比较省事的方式,但是从实际精耕细作的效果来说,线下是一个非常精耕细作的进程,如果要精耕细作的话呢,原则上是你的销售主管要经验足够丰富,并且跟全国各地那些省级的那些销售的大佬们都认识,并且知道每一家什么风格和特点,如果这样的话,再拿着我们产品去跟他们沟通,看他是不是有热忱。比如说有的人持观望态度,我们就原则上今年就不跟他合作,明年起了量再说。他一般这些大的省级的代理,会跟你的厂商直接联系,不会自己去按你的官价进个货什么的,他通常不会这样。

所以我们以前完全没有专门的团队做这个,致使这块基本是零,我们这个销售副总裁来了以后全国转了一圈,拿着我们新机器和行将做的一些新的feature去跟省级这些老板们谈,效果出奇得好。

缘由是什么呢?当我们线下销售的时候,一个必定面对的课题是,安卓做得几近全一样,那如果我是一个销售店的老板,我怎样让我的员工或厂家派的促销员给客户天花乱坠地讲一些不存在的差异性,你明白吧,就是大家都差不多,安卓。然后大家用力讲,我与众不同,我甚么,讲不出甚么真正不同的东西来,你都是在讲故事,靠话述来引导消费者销售,说骗有点刺耳,但其实是靠忽悠的。但是我们的产品为何线下的老板们特别喜欢呢,他发现我们是在互联里少数能议价的,这是第一点。那意味着到到线下议价的时候,我们的压力会比不能议价的互联品牌要小。第二呢,他们特别喜欢的是,如果我们产品的那些与众不同的软件特性和功能,让一个训练有素的线下促销员讲给一个客户听,他可以完全不重样地讲30分钟,甚至还有的讲。所以他不需要拿着一个没有差异性的用力讲差异性,他可以轻松地给一个客户,如果需要的话,讲30分钟不重样的东西,跟别的厂商都不一样,而且我们也设计了录相教学甚么,都发到那些分店去,这就有全国统一的培训师给他们做培训。

那这些做完了以后呢,这些线下的老板们信心大增,他说我们下销售每天面对的问题是,我卖六个厂商,如出一辙的还要讲各种故事来引导消费者就买这个当前柜台看的东西,但是你们这个呢,我们有信心,如果是训练得当的话,一直可以讲不同的东西,而且这跟别的厂商做的就是不一样,由于我们的销售老大去给这些省级的老板去给他们秀功能的时候,他们也吓一跳,他觉得拿去给员工做培训,这个线下销售效果一定是吹糠见米的。所以这个带来的是,今年跟我们有合作意愿的这些省级老板们非常多。

能够做是我这一生难以置信的荣幸我不知道做之前,工作可以这么高兴,我知道有的人是这样的,我还是没有想到。所以以前乔布斯活着的时候老讲一个话说,他们20多岁就找到了毕生酷爱的事业,这个是难以置信的荣幸,我总觉得他说这个是想讲一些煽情或感动人心的一些东西,我原来就这么理解。但是我过去五年看就是这样,这个东西是恶性上瘾的,并且可能做好了是对人类有很大贡献的这么一个东西。

之前有友开玩笑问,我死后会怎么刻自己的墓碑,我当时开玩笑说了一段话:他的一生是不管从事任何行业都对其他行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的一生。原来是想这样刻一个墓碑,固然这是开玩笑的说法。

然后做实业的5年下来以后,如果刻一个墓碑的话,还真不知道,现在想到的都过于励志了,以至于显得有点虚情假意。如果严肃地考虑的话,我可能想说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他在一个貌似没有机会做实业的一个国家地区长大,小时候有过很多这方面的梦想,但是由于个人的努力和赶上时期的这个机遇,能够把这样一个事情做成。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比较朴素的一个描述,可能更好一些吧。

我原来想过得瑟的就刚才跟你说过那个,可能会是这样一个相对比较朴素的描写,因为我小的时候我的偶像是那些像盛田昭夫这样的电子巨头,然后我也很享受和喜欢他们那些东西,但是历来没奢望过他们所从事的这些工作会跟我的人生会有甚么关联或是可能性,一眨眼就到三十多岁了,又没有学电子,又没有做工程师,那更想象不到有什么样的机会和条件能进入到那些公司里去做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到了40岁左右的时候,居然会遇上这么一个创业时期的一个这么特定的好时期,使得资金耗费和占用这么庞大的实业创业也得以成为一个可能,作为一个毫无背景和积累的人。能够从事这个,我觉得这个荣幸是我的一生最大一个荣幸之一,应该是这样的东西。

所以你看,我们去日本的话就发现,一个从有创业精神的人角度看有点辛酸的一个事,这个国家过去几十年就没有产生过任何大企业。而你看中国这个风起云涌的创业,BAT都才多少年历史。你去日本看的话,它早年很成功,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以后基本趋于稳定。你想如果你是天生有创业和冒险基因的人,你在这些成熟、富裕、发达,而且基本上大的格局尘埃落定的国家里毫无机会,那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我们能在中国70年代初出身,赶上那么悲催的岁月以后能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个幸运是没法形容的,特别是加上前后的反差。所以,我希望能够把这些相对朴素的感受,如果刻到一个墓碑上,可能比那些嘚瑟或精致的语言更有对后边的人不知道是鼓励还是启发作用这样的东西,大概是这样。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号(ID: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App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或用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逐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我用锤子的主要原因是我拿出来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没听过,这是最关键的原因

23:40 via android

我们会向您的号发送验证码,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号。如果您没有收到短信,请留意垃圾短信拦截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不管您选择哪一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宫颈炎怎么治
盆腔炎的早期症状
分泌物增多是怎么回事

相关推荐